• <sup id="lagot"></sup>
  • <progress id="lagot"><tr id="lagot"></tr></progress><dl id="lagot"></dl><dl id="lagot"><ins id="lagot"><small id="lagot"></small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lagot"></li>
    <dl id="lagot"></dl>
    • 设为首页
    • 加入桌面
    首页中华文化

    这些字拼音改了? 《咬文嚼字?#20998;?#32534;:还没定

    2019年02月19日 14:25   来源:澎湃新闻   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    字号:

      这些字拼音改了?《咬文嚼字?#20998;?#32534;回应:别紧张,还没定呢

      说(shuì)服变成了说(shuō)服 ,?#40644;?jì)红尘变成了?#40644;?qí)红尘,粳(jīng)米变成了粳(gěng)米,荨(qián)麻疹变成了荨(xún)麻疹……2月19日,公众号“普通话水平测试”发表的?#40644;?#27880;意!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!》刷屏社交网络,文中举了一大串读音改变的例子,并写道,?#23433;?#23569;网友查字典发现,许多读书时期的‘规范读音’现如今竟悄悄变成了‘错误读音’;经常读错的字音,现在已经成为了对的……”

      这篇文章迅速登上微博?#20154;眩?#32593;友纷纷惊呼“上了个假学?#20445;?#24403;时好不容易纠正过来的读音,现在因为大部分人读不对就改了?”“这事还有少数服从多数的?”

      “这是条‘假新闻’请不要担心。”澎湃新闻专访了《咬文嚼字?#20998;?#32534;黄安靖,他表示,这则“假新闻”中的大部分内容来自国家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《<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(修订稿)>征求意见稿》,而这个《征求意见稿?#20998;?#20170;尚未正式发布。今后正式发布的《审音表》应该不完全和《征求意见稿》一样,“也许网友担心的‘读音改动’根本就不会出现在正式发布的《审音表》中,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 ”

      文中的大部分内容,来源于还未正式发布的《征求意见稿》

      长期以来,普通话都存在同一含义的一个字有不同读音的情况。1985年,国家发布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》,对这些异读?#24335;?#34892;了修订。2016发布的《<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(修订稿)>征求意见稿》对一些读音进行了新的修订,并发布在教育部网站上征求意见。文中提到的很多改变读音的字,就来源于这?#33640;?#24449;求意见稿》。

      《征求意见稿》尚未正式公布。不少字的读音改变出现在网上后引起议论纷纷,黄安靖认为,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社会各界对《征求意见稿》的态?#21462;?/p>

      “比如‘粳米’的‘粳’本读‘jīng’,绝大部分人也是这样读的,但《征求意见稿》中审为‘gēng’,网友意见很大。这应该是‘以?#26412;?#35821;音系统为审音依?#33640;?#30340;。普通话的语音系统的确立虽然以?#26412;?#35821;音系统为基础,但普通话推广已经有好几十年了,已经成为一个有别于任何方言的博大精深的系统,语音、词汇、语法都按照自己的内部规律发展演变。对普通话进行审音,还坚持‘?#26412;?#20154;读啥音就审定为啥音’,是否合理?这是学术问题,意见可能还不统一,大家可以讨论。”黄安靖说。

      再比如“纪”作姓用时本读‘jǐ’,《征求意见稿》把这个姓审为‘jì’。黄安靖认为,虽然很多人现在都读四声,但对姓的读音审定,要更加慎重。有次他去大学做讲座,提到这个读音的审定,台下有人说自己就是这个姓,且一直读jǐ,“改了读音,不?#20392;?#25105;们改?#31456;穡俊?/p>

      还有的字的读音则?#27465;?#23457;未审,黄安靖提到戛纳电影节的“戛?#20445;?#34429;然最初的刷屏文中未出现,但在传播过程中也被很多网友提出。“戛”本读jiá,但这与“戛纳”的法文Cannes读音不合,“这个字的读音是应该审的。建议审为gā,专用于‘戛纳’。”

      “总的来讲,我觉得这个新闻是个假新闻。但《征求意见稿》一直未正式公布,这次人们又议论纷纷,这也?#20174;?#20102;普通民众对《征求意见稿》的态?#21462;?#20854;中有些字的读音是否改变是有争议的,有关方面应该听取这些意见,或者?#36824;?#24067;《征求意见稿》也要做出说明。”

      语音的变化应符合其发展规律

      文章中也出现了一些并非来源于《征求意见稿》的字,黄安靖认为对这些字要区别?#28304;?/p>

      文中开头引用了贺知章的《回乡偶书二首·其一》,并标以读音:

      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(shuāi)。”

      “远上寒山石径斜(xié),?#33258;?#29983;处有人家。”

      “?#40644;?qí)红尘妃?#26377;Γ?#26080;人知是荔枝来。”

      ……

      作者写道:衰在诗中本读cuī,斜在诗中本读xiá,骑在诗中本读jì。由于读错的人较多,现已更改拼音。现在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是衰(shuāi)、斜(xié)、骑(qí)。并以贺知章的口吻调侃道“?#20381;?#20154;家费劲心思完成的押韵,好不容易成了千古名句,就这么被改了?”

      “这种差异实际上是由古音和今音的不同造成的。而所谓古音与今音之差并非只发生在当代。”黄安靖表示,古诗?#24335;簿科截?#25276;韵,从先秦到汉、唐、宋,读音的变化,最早宋人就已经发现,某些字的读音在一首诗中不合韵脚了。为此,宋人采取的办法是临时改一个字的读音以便读起来还押韵。这在语音学中称“叶音” 也称“?#23545;稀薄?#21494;句?#20445;?#21494;”也作“协”。明清以后,“叶音”之法逐渐被淘汰。

      而“骑”被统读为“qí?#20445;?#26159;1985年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》中的内容,现在各大辞书中都已经改掉。黄安靖认为这个字的审音有点问题,“当时对异读字审音,所谓异读字,是指一个字表示同一含义的时候,有两个读音。但‘骑’在读作qí和jì的时候,意思不一样,qí是动?#30465;?#36328;坐’的意思,而jì指‘一人一马’。”

      同时,语言也是约定俗成的,对于一些字在语言发展过程中发生的读音变化,语言文字也要相对地做出适应与调整。黄安靖举例,对“说服”的“说?#20445;?#20013;国大陆大部分人读为shuō,“因为都这样读,就应该以它为标准音。而?#20197;?#20808;shuì这个读音的含义‘劝?#24403;?#20154;使听从自己’,和shuō这个读音中‘解释,解说’的含义是有联系的,因而这个字统读为shuō,是符合语音发展规律的。”

    【责任编辑:史?#30465;?
    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入口
    侨宝
    网站介绍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信箱 | 版权声明 | 招聘启事

    中国侨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?#36842;?[京ICP备05067153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1262] [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]

    Copyright©2003-2019 chinaq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关注侨网微信
    河北11选5现场
  • <sup id="lagot"></sup>
  • <progress id="lagot"><tr id="lagot"></tr></progress><dl id="lagot"></dl><dl id="lagot"><ins id="lagot"><small id="lagot"></small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lagot"></li>
    <dl id="lagot"></dl>
  • <sup id="lagot"></sup>
  • <progress id="lagot"><tr id="lagot"></tr></progress><dl id="lagot"></dl><dl id="lagot"><ins id="lagot"><small id="lagot"></small></ins></dl>
  • <li id="lagot"></li>
    <dl id="lagot"></dl>